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定向降准将缓解短期流动性

编辑/2018-10-16/ 分类:科技资讯/阅读:
年内第四次定向降准正式启动。10月15日,央行开始实施新一轮定向降准,将置换约45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释放约7500亿元增量资金。受此影响,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多数品种呈现下行态势,不过国债逆回购利率却出现一波上涨。在分析人士看来,Sh ...
  年内第四次定向降准正式启动。10月15日,央行开始实施新一轮定向降准,将置换约45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释放约7500亿元增量资金。受此影响,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多数品种呈现下行态势,不过国债逆回购利率却出现一波上涨。在分析人士看来,Shibor和国债逆回购利率因市场、参与主体的不同受到降准的影响出现偏差,不过在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下,未来流动性仍将保持合理充裕的状态。

  资金利率走低

  10月15日,央行发布公告,由于可吸收金融机构缴存法定存款准备金、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的影响,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由于当日无逆回购到期,当日实现零投放零回笼。本周有4515亿元MLF顺延至10月15日到期。

  受降准的影响,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持续走低,10月15日,Shibor短期品种均下行。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隔夜Shibor利率下降6.2个基点,报2.377%;一周Shibor利率下降0.3个基点至2.612%;一个月Shibor小幅下调1.4个基点至2.668%。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国债逆回购利率却出现一波上涨。10月15日,国债逆回购利率拉升,上交所GC001开盘成交2.465%,最高触及2.65%,截至收盘报2.525%,涨幅2.02%;GC002开盘报2.39%,日内最高触及2.58%,截至收盘报2.505%,涨幅2.24%;GC003和GC004日内最高触及2.6%,收盘时回落到2.55%左右,涨幅在3.5%附近。深交所国债逆回购利率除R-001微降外,其他品种均呈上涨趋势。

  为何Shibor和国债逆回购利率出现不尽相同的走势?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介绍,Shibor只是一个报价利率,不是实际成交利率,在具体成交时Shibor可能还会出现一个价差。币策首席分析师肖磊表示,银行间利率受到短期资金影响较大,国债的话相对来说滞后一些,目前的问题是,银行间的资金只看现金流,国债逆回购还要看其他市场的影响,也依赖于交易所市场,目前股市的大跌也对国债逆回购形成影响。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则认为,主要在于Shibor和国债逆回购利率参与主体的不同。Shibor是同业拆借利率,主要面向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降准直接释放的是它们的资金,所以资金面相对宽松一些;而国债逆回购利率是在上交所和深交所交易,交易对象以企业为主体,由于当前股市形势不好,总体上讲资金偏紧。

  释放7500亿增量资金

  银行体系流动性整体维稳,央行的定向降准发挥着重要作用。10月7日,央行发布公告称,自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降准释放的资金除了置换约4500亿元MLF,还将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10月为财政存款上缴月,但分析人士认为,定向降准操作有助于缓解市场忧虑情绪。温彬指出,此次降准释放1.2万亿元资金,除了置换MLF外,还新投放7500亿元资金,能够保持流动性总体的充裕,对市场利率平稳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不过央行近期暂停逆回购操作,中下旬还有一次缴税,现在释放的流动性可能会随着税期的到来对冲掉,所以央行可能会在中下旬进一步通过逆回购、续作中期借贷便利等方式来保持整体的流动性水平稳定,实现削峰填谷。

  刘澄认为,此次降准对流动性有一定影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流动性紧张的局面,但是缓解的空间并不会太大,因为7500亿元的资金相对商业银行庞大的资产规模来讲,只占很小的部分。央行想要缓解未来的流动性,还要出台更多的措施来实现。

  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流动性收紧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进一步放松的空间也有限,预计四季度资金面将继续维持合理充裕的水平。温彬表示,目前,地方政府债全年发行的任务基本完成,四季度财政支出也会加大,在11月、12月财政存款也会减少,会增加市场流动性的补充。因此在今年底流动性方面仍然是会保持平稳充裕的状态。

  年底有望再降准

  事实上,在央行4月17日宣布降准后,市场资金面也曾连续几天反常的紧张,隔周1天期隔夜国债逆回购盘中一度升破10%,但这也说明,央行的降准不是“大水漫灌”。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表态,当前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既未放松,也未收紧。

  在温彬看来,“昨天易纲表态称我们在货币政策上还是有空间的,这个空间主要指在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上还有调整的空间,不过该空间会根据我国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和通胀水平的变化来保持灵活的变动”。

  谈及未来是否还有降准的空间,刘澄表示,从数据上讲,未来还有一定的降准空间,但降准的效应会逐渐递减,央行急需发展出新的多元化的货币政策以应对现在的金融格局,比如扩大货币发行、增加货币供应量等来共同配合缓解流动性紧张,另外央行还要找出针对性的精准调整,而现在一味降低利率、降准可能并不一定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

  温彬进一步指出,目前MLF余额达到5万多亿元,不过它存在两个弊端,一个是期限比较短,一个是成本比较高,所以通过降准置换MLF的方式,一方面可以释放长期的资金,更加有利于商业银行进行资产负债的管理和对长期资产包括对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一方面还可以使银行体系的资金成本下降,进一步引导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因此未来的降准还是有空间也有必要的。“目前存款准备金率还处于13%-14%水平,从历史数据来看还有较大的下降空间。预计今年底或者明年初还有降准的空间,”温彬补充道。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吴限/文 代小杰/制表
TAG:
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普惠金融发展专项资金同比增三成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鹏程新闻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鹏程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